喜乐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相公被灭门,她带领全家种田造反在线阅读 - 第323章 :关于嫁衣

第323章 :关于嫁衣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真没料到,李凌雪从订亲到大婚能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不到月余时间,她就要嫁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连生说,这都是钦天监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贤王找到了钦天监,让他们给李三小姐算一个好日子,监正便给出了这个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贤王一看,这日子怎么离着这么近?

        从订亲到大婚之间只有区区二十天的时间?

        武安侯也蒙了,事关他孙子成亲的大事,他得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监正说,这个日子最好,因为魏公子克妻,这个日子可以化解他以后的霉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安侯一听,马上就拍了板,就是这个日子了!

        关于他孙子的事,绝对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贤王与李仁义也是知道魏世英克妻的事,不过为了自己将来的大业,他们只能赌一把,万一李凌雪命硬呢?

        连生并没有和柳安安说这里面的实情,他不想让他的小姑娘知道太多的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玩弄人心的事还是由他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小姑娘就应该每天快快乐乐地数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个日子是仁宗帝胡乱给指的一个日子,二公公劝圣上好人做到底,婚都赐了,再给一对新人指个好日子,岂不是喜上加喜?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一听,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给李仁义和贤王添恶心的事,他都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高大帅气的帝王便马上颇为“认真”地给李凌雪选了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料定他的那位好弟弟一定会去找钦天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几辈人都是钦天监的欧家,这一代的钦天监监正,可是仁宗帝的铁杆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便有了钦天监给到贤王的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安侯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孙子彻底甩掉克妻的帽子,能娶到媳妇传宗接代就成,哪怕今天订亲,明天新娘子进门,他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克妻的帽子太沉重了,武安侯府可前前后后出了不少银子了,还赔了几家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那几家死了闺女的人家,天天堵在侯府门口要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一个是偶然,死第二个,第三个还怎么说是偶然?

        前脚跟他孙子订亲,不出三日,人家这好好的大闺女就死了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倒霉的魏世英,这克妻的帽子是被扣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武安侯府只能出钱,安抚这些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安侯可不想再出意外了,再死第四个孙媳妇,他就得卖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世英的父母早逝,就留下这么一根苗,武安侯自然心疼这个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府几房人一起动手,一起准备魏世英成亲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凌雪的嫁妆是几年前就备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氏听到成亲的日子,她心里是不乐意的,女儿的成婚也太儿戏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反对无效。

        钦天监的日子错不了,欧家历经了几代帝王,地位岿然不动,没有点真本事怎么成?

        毛氏能做的,就是马不停蹄为李凌雪准备一切大婚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全京城最牛逼的绣娘是在小白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自己是贤王手上的一个棋子,作为女子的李凌雪来说,她也想要一个体面的大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是她人生当中最美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小白楼便接到了李府的订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不计前嫌,大力支持李三小姐,顶级的绣娘们停下手上的工作,全部赶制李三小姐的嫁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定制的嫁衣贵得让李仁义直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容老二的闺女和他一样,也不是个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可咬牙归咬牙,这银子他也得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高盈盈得知柳安安居然接了李凌雪嫁衣的单子时,她怎么也想不通,于是她一溜烟就跑到了定国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安,你怎么接李凌雪的单子?你忘了你落水的事,她极可能就是背后设计的那个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盈盈是恨铁不成钢地数落着柳安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笑嘻嘻地勾着高盈盈的脖子,“我的好姐姐,别恼了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盈盈听完那嫁衣的价格,她捂着头,“你让我安静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敲着脑袋在屋里走来走去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,“我的妈呀,我的姥姥啊,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多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高盈盈把脸凑到柳安安跟前,说道:“如果我大婚的时候,你可不要收我这么多银子,我怕把我爹卖了也凑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安安灿然一笑,伸手捏着高盈盈的小胖脸,“我不收你的钱,嫁衣算我的添妆,我要让你当最美的新娘子,玉蕊和思若也一样,你们是我的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啊啊?

        高盈盈简直要疯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饿虎扑食就把柳安安扑到了软榻上,两个小姐妹又闹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凤栖宫也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听到小白楼接了李家的订单,再一听那嫁衣的价格,乐得在榻上直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也是捂着嘴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仁宗帝笑够了,他靠坐在软榻之上,朝着皇后一伸手,“娇娇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娇娇是皇后的乳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不知所以,将手伸给了仁宗帝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一把将皇后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与自己丈夫成亲多年,如今太子都成亲了,可皇后多年保养得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看不到脸上有一丝的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神医白老的加持,让后宫其他嫔妃心里咕嘟咕嘟冒酸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也白冒,白老根本就不理睬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脸颊不由泛起了红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搂着媳妇,柔声说道:“娇娇,这么些年了,你可怨过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私下对着媳妇,仁宗帝如寻常人家的丈夫一样,他会霸道,他会说软话,他更会哄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多聪明,她一想就明白,自己的男人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怨过!我看着你那些小老婆,这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哼!”皇后不雅地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乐了,“再给我几年时间,等恒儿坐上那个位置,朝中又有老二他们这些重臣,我就带着你走,离开京城,我们干脆就去靠山村,那是安乐的封地,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一听,眼睛瞬间变得亮晶晶的,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媳妇亮亮的眼睛,仁宗帝有一时的恍惚,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骑在马背上向他跑来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低头,亲了一下媳妇的眼睛,说道:“朕可是金口玉言,自然是真的,不然写道圣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不必,你若是反悔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皇后颇为傲娇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嬷嬷在寝宫外,听到里面传来帝后开心的笑声,这心里也是老欣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宗帝有一个小秘密没有告诉他媳妇,就是他让安乐偷偷给皇后定制了嫁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违心的纳新人,就是那些小老婆,因为他是帝王,他逃不掉祖宗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都给了他的娇娇,可他还是有其他女人,其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媳妇也掉过眼泪,可擦干眼泪还是笑语盈盈地替他打理一切家中事务,他这一生对不起的就是他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不会逼迫他的儿子一定要有小老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好了,恒儿登基之时,就是他和娇娇的大婚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让娇娇重新穿上最美的嫁衣,再嫁给他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后宫那些女子,他会放她们出宫,有儿女的跟着儿女去养老,不愿出宫的,就在宫里养着,反正宫里也不缺一口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让仁宗帝高兴的是,安乐说了,她要给皇后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银子的婚礼!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