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乐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我祖父是朱元璋在线阅读 - 第338章 初雪(2)

第338章 初雪(2)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悲痛的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声震得人耳朵嗡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朱高炽却站了起来,擦去眼泪走到徐氏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母亲,父亲的衣裳...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五十岁那年就预备了..」

        徐氏的脸上也没多少泪,但双眼却红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边说一边摘下头上的簪花,褪下手腕上耳垂上的首饰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吩咐,「去把我房内,左边大柜子里面往下数第三层第二阁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冷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狠狠的看着几个站在原地的王府管事,「还愣着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!」那几个管事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后院的事儿交给我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前边的事儿交给你...」

        徐氏看着朱高炽,「你爹一生要强,别让人笑话!」

        ~~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整个王府一片缟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孩子们养的小猫小狗,身上也缠了白布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坐在院子当中,静静的看着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讯赶来的六斤,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,没见到朱棣最后一面,只能站在朱允熥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两年,这是怎么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六斤似乎在自言自语,但声音还是被朱允熥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人,都有这么一遭,家家户户都有这么一回!」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指下身边的凳子,示意六斤坐下,「人啊,来的慢走的快.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勇毅亲王的陵还没修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六斤又低声道,「就这么突然撒手人寰了,肯定是要停灵的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去跟你王伯商量,殡宫是设在南海子猎场,还是在他王府这边?」

        南海子猎场以前是朱棣为藩王时最喜欢的地方,现在朱棣在北京的王府是朱高炽的庄亲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庄亲王的前身,有一部分则就是以前的燕王府。再往远一些追溯,这部分燕王府曾属于前元的隆福宫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另外,亲王的谥号....?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朱允熥叹口气,「稍后,等你伯王有时间的时候,咱们爷仨再仔细的说说!」

        六斤顿顿,看看朱允熥,「父皇,您也要保重身体!儿子看您,现在气色不是很好...要不,叫太医?」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无声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~~

        「老三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见仆人们捧来了衣裳,便低声对朱高燧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朱棣闭眼的那一刻起,朱高燧就叩头不止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三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呜呜.....父亲您怎么说走了走了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燧嗓子都哑了,依旧嚎啕不止,「您睁眼再看看儿子...啊啊啊!爹呀!爹呀!您怎么就这么走了!儿子还没孝敬您...您就走啦....」咚咚咚!

        哭喊伴随着磕头,声泪俱下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爹呀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燧的额头都破了,血肉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爹呀....你怎么就这么走了,你让儿子以后怎么活呀!您扔下儿子,您让儿子怎么活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孩子,好孩子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柏老泪纵横,抱着朱高燧,「别磕了.....你爹看着不安心呀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爹呀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燧哭天抢地,若不是有人拦着,能直接扑到朱棣的身上去,「您就这么走?您舍得把儿子扔下吗?呜呜呜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站在原地,「三弟..

        ...三弟...」

        闻声,朱高燧泪眼婆娑的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来,帮爹穿上衣服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眼中含泪,但语气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之后,对身边微微鞠躬,先看向晋王朱济熺,「二哥...」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看向秦王朱尚烈,「五弟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两名亲王马上起身,面色郑重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家老二不在.....」朱高炽肃容行礼,「劳烦两位兄弟,帮着我和三弟,给父亲换衣裳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应该的!」

        秦晋二王同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三...」朱高炽又看向声嘶力竭的朱高燧,「先别哭了,给爹洗洗,换衣裳吧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燧起身,擦去眼泪,手脚颤抖的跟在朱高炽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四人上前,小心的解开朱棣身上盔甲的带子....

        「爹最喜欢这身盔甲...随葬了吧!」朱高燧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!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继续解开朱棣的裤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口中吩咐道,「你拿湿毛巾,给爹把身上好好擦擦,咱爹爱干净的...」

        ~~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大明亲王,丧事极其繁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是小敛,再过几日是大敛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敛穿上各种龙袍华服,放在棺椁之中,等待黄道吉日下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坐在院子当中,几次想起身过去,但又都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传旨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您说!」六斤在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赐勇毅亲王,五爪金龙...明黄...以随葬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 ~~~

        夜,在哭声中变得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庄亲王府的哭声,依旧未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堂已经搭了起来,小敛过后的朱棣被朱高炽几兄弟抬着,放入一口棺材之中,摆放在灵堂里。风吹过,烛火一颤一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一身孝衣,抱着自已的嫡长子朱瞻基跪在灵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爷俩似乎都苦累了,每当有宾客过来,都是机械的回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朱高燧则一直是断断续续,泣不成声嗓子哑得不成样子了还在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有宾客过来的时候,他那断断续续的哭声,马上又变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    ~

        「王爷...万岁爷要回宫了...」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朱高炽放下朱瞻基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起身之时,身子猛的一阵摇晃,若不是边上有柱子,只怕马上就会栽倒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你送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再看一眼灵堂,见赶来的朱高炽,开口道,「回去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臣送送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!」朱允熥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兄弟二人,在哭声中一前一后朝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六斤就跟在他们身后,刚要跟上,忽感觉被人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一看,却是李景隆。

        六斤心领神会的跟他老子还有大伯,拉开些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~

        「四叔走的这么突然,我也不能接受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这就是命,不接受也办法,生老病死....嗨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其实,换个角度想想,四叔说的对,他病死总比老死强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允熥边走边安慰着,「哎,洪熙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但此时家里家外人前人后都靠你,你是嫡长子,你得撑住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臣,心里有数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!」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继续前行,朱允熥又道,「四叔的身后殊荣,我这

        边自有安排....放心,来年开春之前,四叔的陵寝一定会修好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臣明白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...」

        忽的,朱允熥脚步一顿,转身看着朱高炽,「我看你一直都忍着呢!要是心里难受,现在没人了,你哭两声.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....」

        朱高炽干瘪的嘴唇动动,通红的眼球转动两下,「我哭不出来!」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强笑,「皇上,您先回吧!有事,我自会找您。虽说您是皇上,可您也是我本家兄弟不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朱允熥直接迈步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现在要给朱高炽一点单独的空间和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~~

        而朱高炽看着一行人走远之后,终于....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...」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的哭出声,挨着墙缓缓的蹲下,眼泪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浑身颤抖,撕扯着自已的胸口,却要压抑着声音,「我没爹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免费阅读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